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列表 > 府院传真 > 内容

罗平法院:“匠人精神”破解执行“顽症”

更新时间:2016-11-24 来源: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新闻中心 作者: 区鸿雁 陈永福
------分隔线----------------------------
  

阳光执行   
 
  曾以“阳光形象”荣获全国模范法院称号的云南省罗平县人民法院,在破解执行“顽症”活动中,积极探索“1+1+1+1”模式自挖潜力,运用刑事惩戒“堵死”老赖生存空间,有效破解“年年清积年年积”执行顽症。2016年截至10月底,该院受理执行案件1222件,结案907件,执行到位标的3578万余元,切实保障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11月9日至11日,法制日报、云南日报、云南信息报、春城晚报,曲靖日报、曲靖电视台、曲靖党政客户端、驻曲云南经济日报等媒体莅临罗平法院,零距离接触罗平法院执行局,对执行工作取得的突出成效给与了高度肯定。他们破解执行“顽症”的秘诀是什么呢?
  不少人认为工匠是一种机械重复的工作者,但其实“匠人”意味深远,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精、气、神。为何罗平法院执行局11名执行干警(其中法官 3名)能把这种“匠人”精神体现得淋漓尽致? 
 
  移送侦查,5件案件圆满执行
  近日,随着申请人罗平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常某和执行解协议的签订,一起涉案标的达340余万元的案件执行告一段落。至此,该院今年以涉嫌 “拒执罪”移送公安机关侦查的5件执行案件,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2013年,常某因经营需要,分三次向当地一家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款300万元。借款到期后,常某未按时偿还被诉进法院。经公开审理,法院判决常某偿还借款本息334万余元。
  判决生效后,常某未履行义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申请强制执行。常某依然拒不履行判决给付义务并逃避执行。执行中,执行员查明常某在县城有一栋砖混结构的临街商住楼,每年收取房租20余万元。因该房屋为集体划拨土地,致其法院不能处置。2016年7月,法院以常某涉嫌拒执犯罪为由,将该案及另外4案一并移送公安机关侦查。
  慑于法律威严,另外4件案件的被执行人在公安机关侦查中,先后履行了判决给付义务。但常某依然我行我素,继续和侦办案民警 “躲猫猫”。 11月2日,接群众举报线索,公安机关控制了常某。
  常某被拘留期间,其亲友与申请人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即常某用临街房屋的9年使用权抵偿欠债。协议签订履行,公安机关依法撤销案件。
  对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罗平法院采取媒体(含村级组织广播)公开曝光、定期新闻发布等方式,迫使被执行人主动履行法律义务同时,对曝光单位和个人采取限制出国出境、停止办理相关项目备案、核准、审批等手续和停止发放贷款等。截止目前已发布失信被执行人1084名,其中53件案件被执行人因活动受限主动履行了给付义务。
  早在2013年5月,罗平法院经调研,主动与当地检察院、公安局联合出台《关于办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相关问题的意见》,四年中先后对27件34人启动拒执罪追诉程序,目前除5件查找不到犯罪嫌疑人继续在侦办、2件案件被告人拒不履行给付义务被判处有期徒刑外,实际执结案件20件,执行到位标的437万余元。2016年,该院移送侦查5件7人,公安机关介入后,4件案件顺利执行,1件案件达成执行和解协议;法院年度依法受理拒执罪自诉案件4件4人,已审结3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1+1+1+1”模式
  “我宁愿坐牢,都不会出一分钱”。2010年8月13日,小李与小杨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宣判,小李赔偿小杨经济损失3.8万余元。因小李对判决有意见,执行中小李火气不小。这一拖就到了2015年6月。
  “杨叔叔,听您这么一解释,我想通了,请您放心,钱我就是去借都借来交掉,不会再为难您们了。”在罗平法院党组成员、纪检组长杨石昌“包案”执行中,他主动利用与小杨父亲是多年老朋友的友情进行释法明理,小李主动借钱履行了给付义务。
  为有效破解“年年清积年年积”顽症,罗平法院一方面整合审判力量,内部加大对审执结合率的考核力度,形成以执行局为主体、法警队为保障、人民法庭为辐射、审判庭室为协作、陪审员为补充的执行工作大格局。另一方面对之前立案但未实际执结的所有案件进行全面、彻底清理的基础上,于2015年4月1组建“1名党组成员(院领导)+1个党支部+1名执行员+1个基层部门的工作人员(执行信息联络员)”的执行运作模式,对清理出的640件积案分包到9名党组成员手上,明确要求对案件出执率达到100%。
  执行信息联络员实行聘任制,主要聘请基层部门中熟悉辖区涉案当事人信息的人员,重点开展信息收集及行踪掌握。
  为确保“1+1+1+1”取得成效,罗平法院采取 “一月一汇报、一月一通报、一案一通报、一案一措施、一案一检查”的“五个一”措施。同样随机“包案”的该院党组书记、院长陆国生表示,把执行工作小组和纪检督察措施相结合,一方面是为了确保院领导真正“有事可做”,在案件执行中起到指导、监督的作用,而不是讲空话、做样子;另一方面则可以对所有执案人员起到督促作用,同时可以集思广益,共同商讨破解方案,促使各组形成“赶比超”的良好氛围,提高案件的执结率。
  “我们收到的感谢,除了对法院、对我们工作的感谢,其实更多的是当事人对司法公信力的认可。”刑事法官陈伟伦组组“包案”期间成功执行老案84件,为申请人挽回经济损失281万元。据了解,由于不少案件时间久远,申请人都已经渐渐放弃,甚至淡忘。陈伟伦接手的案件中,时间最长的发生于2004年。 统计证实,在不到半年的时间,该罗平法院实际执结积案225件,其中时间最长的达20年之久,执行到位标的1183万余元。
  对确实不具备执行条件,且符合国家司法救助的案件,罗平法院在司法实践中确定了 “申请人放弃一点”、“被执行人履行一点”、“司法救助一点” 的“三个一点”原则,有效地维护了生效裁判的权威和社会矛盾的彻底化解,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强强”联手多部门联动
  “对不起,我不躲藏了!我想不到,为我这点事,铁路民警和家乡法官会联手行动。”这是罗平法院第四年开展 “春节守候执行”活动中的一幕。据了解,这是该院与铁路公安联动,利用铁路乘车信息对春节返乡的被执行人精确设卡布控,最终迫使藏匿达10年之久的被执行人李某主动现身。
  2005年1月18日,李某无证驾驶二轮摩托撞伤陈某。经调解,双方达成李某除已支付赔偿款外,另赔偿陈某医疗等费6000余元的协议。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协议送达第二天,李某即携妻带子到省外打工,其父母亲友拒绝提供他的下落和联系方式,致使该案执行陷入僵局。
  今年2月10日春节前夕,执行人员再次来到李某家,仍未发现李某踪迹。执行法官没有放弃,通过进一步走访调查,得知多年不回家的李某将返乡的确切消息,及时与铁路公安部门取得联系,查询到了李某的乘车信息。
  为了围堵这个藏匿了10年的“老赖”,执行法官赶往曲靖火车站铁路派出所,与警方共同确定了拦截执行方案。然而,火车到站后,返乡的旅客如潮水般涌出。经过10年的时间,外貌和外形都有很大变化的李某还是藏匿于人流中脱逃了。但是,面对法院的执行声势,回到家的李某思量再三,主动拨通了法院的电话,随后如约交来了案款。
  对社会影响大、群众关注度高、当事人矛盾激化和被执行人难寻等案件,罗平法院采取悬赏、“多部门联动”等方式强化执行,主动与公安、检察、工商、税务等部门联动,还充分借助公安机关的信息平台,先后对逃避执行的134名被执行人实施了网络布控,成功找到“失踪”被执行人45名。还建成全国法院“总对总”网络执行查控室,今年以来先后对28119人次进行了查询,冻结金额300余万元。
 
  内部多项机制发力
  罗平法院在建立健全相关执行机制的基础上,还借鉴外地执行工作先进经验,积极探索本土的“罗平经验”。
  区域协作。该院主动与周边法院签订了《区域执行协作协议》,就执行案件委托、协助、协调、资源共享及工作交流等方面达成了合作共识,打破地方保护主义,提高执行效率。  
  随案填发《执行联系卡》,实行“办案进程三回告制度”,让当事人了解工作流程,随时提供执行线索。通过执行信息公开平台、执行局长热线、执行工作联系卡和“执行工作日志”进卷宗等多种方式,搭建执行法官与当事人之间方便快捷的沟通渠道。
  听(见)证机制。对涉案标的大、当事人争议的的执行异议案公开组织听证程序;对重大、热点案件,主动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检察机关、基层组织和新闻媒体等“见证”。对执行中当事人怀疑执行法官有违法行为、严重不信任承办法官等情况,罗平法院采取更换执行法官的“换员方式”执行等。
  开通执行局长热线、实行执行来信来访登记、回复与督办制度,对涉执信访实施 “一访即查”(先交院案件质量评查组评查,重点检查是否存在执行不作为和乱作为现象,并做到一案一报告)和“局长包案”(涉执信访案被评查后,该案即统一交由执行局长亲自办理,并直接回复信访人)制度。
------分隔线----------------------------